當前位置: 首頁 > 法院文化 > 法官園地
公正與效率的博弈平衡
——論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機制的構建
  發布時間:2016-11-03 17:16:13 打印 字號: | |

 

傅燁 孔嬌陽 

 

【論文提要】執行程序中追加被執行人配偶問題一直是理論和實務中爭論的熱點,由于目前的法律及司法解釋中沒有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規定,執行實踐中,各地法院對于能否在執行程序中追加被執行人配偶采取不同做法。本文研究的是執行程序中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機制的構建。 

第一部分總結了目前關于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法律爭論。從合法性、權利保護、執行權屬性三個方面總結歸納了目前理論和實務中關于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主要爭論,為后續論述奠定基礎。

第二部分論述了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可行性和必要性。通過分析支持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三種基礎理論、我國夫妻一體的現實狀況以及司法改革的動向,證明了追加被執行人配偶具有可行性和必要性。

第三部分論述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機制的構建。筆者在首先初步設計了完整的執行機構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程序,然后基于提高執行效率和保證公平正義的理念,提出了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機制構建中應當著重考慮的四個方面。

 

 

執行實踐中,在被執行人名下無財產可供執行的情況下,申請執行人往往會向法院提出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的申請,要求確認債務系夫妻共同債務,執行被執行人配偶名下財產。追加被執行人配偶問題一直是理論和實務中爭論的熱點,當前法律及司法解釋并沒有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規定,各地法院對于能否追加被執行人配偶問題采取不同的做法,上海法院規定執行機構有權對所涉債務是個人債務還是夫妻共同債務作出判斷,符合一定條件時可以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1]北京法院規定不得裁定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申請執行人主張共同債務的,告知其通過其他程序解決,[2]最高人民法院曾經在2004年發布過《關于變更和追加被執行人問題的若干意見》的征求意見稿,其中有部分涉及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內容,但是至今已過去多年,正式的司法解釋遲遲無法出臺,可見追加執行人配偶問題的疑難性和復雜性。

一、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法律爭論

執行中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是公正和效率博弈平衡的產物。審判權與執行權分離是我國民事訴訟的基本制度,也是兩大法系均采用的法律制度。審判權是一種裁判權,追求的是公平公正,執行權是一種實現權,目的是盡快實現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追求的是效率,公正與效率之間總是存在的一定的緊張關系。[3]通過審判明確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再由執行部門強制執行,實現當事人的實體權利,嚴格來說追加被執行人應當經審判程序確定,這體現著公平正義。但是執行工作中為了提高執行效率,減少當事人訟累,依據婚姻法及其相關司法解釋,在認定債務系夫妻共同財產后,追加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是在兼顧審判公平和執行效率上作出的路徑選擇。關于執行機構能否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法律爭議主要集中在以下三點。

(一)合法性之爭

法律依據方面。認可可以追加的觀點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以下簡稱《婚姻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以下簡稱《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的規定,[4]在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方面,對于發生于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以夫妻一方名義負擔的債務,除符合《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的兩種情形外,以推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為一般性原則,法院可以據此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反對追加執行人配偶觀點認為,《婚姻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及《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屬于在審判階段認定夫妻共同債務時所依據的裁判規則以及訴訟中證明責任分配規則,實體法上的規定不能直接成為執行依據,所以上述兩條法律不能直接引用。

法律程序方面。反對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觀點認為,追加被執行主體應當遵循嚴格法定主義,應當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的第271條至第274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的第76條至第82條規定的情形,但上述法律規定的追加和變更被執行人的情形中并沒有包括可以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的情況。支持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觀點認為既然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有實體法為理論基礎,不必糾結于執行程序問題,執行程序完全可以通過新發布司法解釋予以解決。

(二)權利保護之爭

在被執行人配偶的權利保護方面,反對追加被執行人的觀點認為,執行機構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剝奪了被追加人的訴訟權利。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沒有經過審判程序,更未經生效法律文書予以確定,被追加人喪失舉證、質證、答辯、上訴等訴訟權利,事實上剝奪了被執行人配偶通過行使訴權維護自身權益的權利,可能導致在法律適用上過分強調維護申請執行人權益而對被執行人配偶的不平等。[5]

認可追加被執行人的觀點認為通過執行程序追加被執行人也能給與被追加人充分的權利保護。通過執行程序追加被執行人的程序中,被追加人可以提出執行異議、執行復議、執行異議之訴、再審程序等來維護自己的權益,其中執行異議之訴和再審程序均能保障被執行人配偶和普通訴訟程序相同的訴訟權利,相比另行提起訴訟而言,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程序提供了豐富全面的權利保護渠道。

(三)執行權屬性之爭

認可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觀點認為執行權從本質上具有行政權和司法裁判權的雙重屬性。行政權表現為通過采取強制執行措施來實現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義務,司法裁判權表現為對生效法律文書的審查確認。執行機構有權通過審查認定債務是否系夫妻共同債務,作出是否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的裁定。

反對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觀點認為執行權不具有裁判權屬性。追加配偶為被執行人,實際上是認定執行依據確定的債務為夫妻債務,涉及實體問題,應當通過審判程序予以認定,而執行權不具備裁判屬性。執行權作為審判權的后續程序,應當嚴格裁判的結果采取執行措施,不能對未確定的事實進行認定,如果在執行階段認定,存在“以執代審”的嫌疑,與我國審執分離的民事訴訟制度相矛盾。[6]

 

二、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可行性和必要性

“遲來的正義是非正義”,民事執行程序的價值目標在于以較高的執行效率、較低的司法成本實現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義務。賦予執行部門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的適當權力,把應當承擔履行責任的被執行人配偶納入執行程序,盡快實現生效法律文書的確定的權利義務,實現民事執行的效率優先價值。[7]追加被執行人配偶不僅有多種基礎理論的作證,更是我國夫妻一體的現實國情決定的,并且與司法改革的動向相匹配。

(一)三種基礎理論支持

1.既判力擴張理論

民事判決的既判力是指確定的終局判決所裁判的訴訟標的對當事人和法院都具有強制通用力,當事人和法院不得就已裁判的訴訟標的為不同的主張和判斷。既判力的效力范圍可分為客觀和主觀兩個方面,其主觀效力范圍通常只及于判決載明的對立的當事人雙方,而不涉及當事人以外的第三人,此亦被稱為“既判力之相對性原則”。[8]一般情況下,當事人以法院作出的生效法律文書申請執行時,執行主體原則上限定于生效法律文書明確的當事人范圍內,這是由既判力的相對性決定的。但是在實踐中,存在被執行人在執行前或執行中死亡,企業在執行中合并或分立等情況,如果完全貫徹這一理論,不僅不能實現生效法律文書目的,降低民事執行效率,更不能保護債權人的利益,不利于經濟社會的發展。所以為平衡各方利益,在特定情況下,生效法律文書的執行范圍會發生一定的擴張,及于當事人之外的第三人。具體到執行實踐中,即使生效裁判未將被執行人配偶載明為債務人,但若基于既判力擴張理論,其應為既判力主觀效力范圍所及,執行程序即可將其變更或追加為被執行人。[9]

2.責任財產恒定理論

“債務人應以其財產,就其債務負責,是為責任財產。債權人得對此項責任財產為強制執行”。[10]這是學界對責任財產恒定理論較為認可的觀點。通俗講,責任財產恒定是指生效法律文書在確定債務人財產責任的同時,也應當明確承擔該裁決義務的責任財產。生效法律文書對責任財產的認定具有對世效力,未經法定程序,責任財產的屬性不會發生變化,在法院判決的債務被清償前,除非該財產依法失去責任財產的屬性均得用于清償債務。[11]一旦生效法律文書確定了債務人以其財產承擔對債權人的償還義務,無論債務人的財產由何人占有,都可以要求財產占有的第三人共同對債權人承擔償還責任。在夫妻一方作為債務人的執行案件中,如果債務被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那么償還的責任財產就包括被執行人配偶的個人財產和夫妻共同財產,會涉及到夫妻另一方當事人的利益,這也為執行機構有權追加被執行人的配偶提供了理論基礎。

3.家事代理制度

夫妻家事代理權,亦稱日常事務代理權,是夫妻之間因家庭日常生活需要,配偶一方與第三人為一定法律行為時的當然代理權,被代理的他方第由此產生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12]因為作為社會成員,夫妻各方都會與社會中的任何人產生往來,若以家庭為名義的任何事都要另一方認可才可以實行,這是不可能也不現實的事情。所以夫妻雙方之間的家事代理權制度得到了兩大法系多數國家的認可。我國《婚姻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將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舉的債務除規定的兩種例外情形一律推定為共同債務,其理論基礎在就于夫妻家事代理制度。但家事代理權的范圍也是有限制的,僅限于夫妻婚姻家庭生活期間的日常事務。夫妻各方以家庭名義對外進行社會活動時是看做一個主體,可以推定為有權代理,但是作為有獨立人格的個人而言,并非夫妻任何一方的行為都會涉及到家事代理權,家事代理權理論為夫妻一方的債務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提供了法理依據。

(二)我國夫妻一體的現實

夫妻一體的現實是指我國生活傳統中,夫妻財產共有,債務共擔,夫妻作為一個整體對外參與事務的現實狀況。夫妻一體的現實與我國家庭傳統觀念以及生產力發展等方面息息相關,這也是我國家庭與國外家庭不同之處。這就決定了在我國一個家庭的財產可能出現在夫妻雙方任何一方的名下,夫妻一方對外的民事法律行為實際上是代表家庭而為,絕大多數家庭債務實際上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民法通則的意見》第43條、《婚姻法解釋(二)》第24條、《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了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上,發生于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債務,只要不存在兩種例外情形,一般應當認定為共同債務的原則,證實了法律對于夫妻一體現實、夫妻財產共同、債務共擔的認可?;诜蚱抟惑w的現實狀況,大多數夫妻一方所欠債務實際系夫妻共同債務,配偶應對夫妻一方的債務應當承擔準連帶責任,客觀上反映出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的要求。

夫妻一體現實下,雖然債權人本來可以在訴訟中主張訴爭債務為夫妻共同債務,從而將被執行人配偶一并作為被告,避免出現在執行程序中追加的問題。但考慮到一方面部分當事人法律知識不足,對將被執行人的配偶作為共同被告不予立案的情形,有必要賦予執行機構直接追加部分主體作為被執行人的權利,這不僅使得當事人無須提起二次訴訟,縮短了訴訟周期,也節約了法院和當事人的司法成本。[13]

(三)與司法改革方向吻合

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印發《關于執行權合理配置和科學運行的若干意見》,意見明確規定執行權是人民法院依法采取各類執行措施以及對執行異議、復議、申訴等事項進行審查的權力,包括執行實施權和執行審查權。執行審查權的范圍主要是審查和處理執行異議、復議、申訴以及決定執行管轄權的移轉等審查事項。執行審查權由法官行使。地方人民法院執行局應當按照分權運行機制設立和其他業務庭平行的執行實施和執行審查部門,分別行使執行實施權和執行審查權。其中,執行實施權的范圍主要是財產查控、處理、交付和分配以及執行制裁措施等實施行為。執行實施權由執行員或具有法官資格的人員行使。而執行審查權的范圍主要是審查和處理執行異議、復議、申訴等審查等事項。[14]

在審執分離改革的大背景下,最高院明確了執行權包含執行審查權,實質上肯定了執行權的司法裁判屬性。隨著司法改革的推進,很多試點法院開始成立執行裁決庭,對于一些重要的程序性事項和涉及當事人實體權利義務的事項,包括負責執行中變更、追加被執行人等裁決性事項,歸由執行裁決部門裁定,執行裁決部門引入司法審查理念,在聽證構造上延續民事訴訟中的對抗機制,執行裁決部門人員由執行法官擔任,這些機制均能保證經過裁決程序得出的結果符合實體正義。執行裁決庭擁有的審查權,意味著可以依據婚姻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等實體法裁判規則,對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案件進行審查后作出是否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裁決。筆者認為,變更、追加被執行人專門司法解釋之所以遲遲無法出臺,就是因為不存在專門行使執行裁決權的部門,執行裁決庭的設立為后續專門追加被執行人的司法解釋掃除了重要障礙。

 

三、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機制的構建

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機制的構建是一項復雜的系統性工程,筆者基于細致研究設計了一套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流程。首先由申請執行人向法院提出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申請,法院在收到追加申請后應當及時通知被執行人及其配偶,并根據舉證責任的分配原則要求各當事人舉證。其次,法院應當由組成合議庭,采取聽證的形式進行實質審查,并且允許擬被變更、追加的被執行人配偶提出抗辯。再次,經實質審查,合議庭認為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不應當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作出不予追加裁定;認為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應當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作出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裁定,裁定應當在及時送達被追加人,告知其有提出執行異議的權利。最后,如果執行異議被駁回,被執行人配偶可以提出執行異議之訴,請求法院撤銷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排除對被執行人配偶財產的強制執行。

 以上對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程序作了框架性設計,但是在被執行人配偶追加機制的構建中,需要特別注意以下幾個方面。

(一)被動追加原則

被動追加原則指的是在啟動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程序時,應當堅持已申請人的追加申請為基礎,法院依據申請人的申請在經過審查后裁定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強制執行的目的是將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義務由應然狀態變為實然狀態,實現申請執行人的權利,法院的強制執行以申請執行人向法院提出強制執行申請為前提,尊重申請執行人自由處分其權利。從執行實踐看,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既可依當事人申請啟動,也可由法院依職權啟動,為遏制執行程序這種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沖動與隨意性,對其啟動方式應作出限制。因此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也應當以申請執行人的追加申請為基礎,堅持被動追加原則,如果申請執行人不申請追加被執行人配偶,原則上應當視為申請執行人放棄執行被執行人配偶名下財產的權利。

堅持被動追加原則的同時,也應注意執行法院應當向申請執行人釋明其有申請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權利。向申請執行人釋明與被動追加原則并不沖突,向申請人釋明是保證申請人知悉實現權利的途徑。如果釋明后申請執行人仍不向法院提出執行申請,法院則不能主動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但是不執行被執行人配偶的財產可能對第三人權益或者國家利益、集體利益造成損害的除外。   

(二)實質審查原則

實質審查原則是指申請執行人提出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申請后,法院應當組成合議庭,結合雙方提供的證據,依據婚姻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審查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并根據審查結論作出是否追加被執行人配偶裁定的原則。實質審查原則的核心在于判斷被執行人承擔的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申請執行人向法院提出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申請后,法院應當及時通知被執行人的配偶舉證,法院執行裁決部門組成合議庭通過聽證的形式,主要依據《婚姻法》第十九條、《婚姻法解釋》(二)第24條對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進行實質審查。但是由于實務中出現的夫妻另一方不知情、串通第三人惡意舉債等新情況,僅根據《婚姻法》及《婚姻法解釋》很難確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債務屬于夫妻個人債務還是夫妻共同債務,還應考慮一下兩個判斷標準:(1)夫妻有無共同舉債的合意。如果夫妻有共同舉債的合意,則不論該債務所帶來的利益是否為夫妻共享,該債務均應視為共同債務。(2)夫妻是否分享了債務所帶來的利益。如果夫妻分享了債務所帶來的利益,那么即使夫妻沒有共同舉債的合意,也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15]

針對目前出現的夫妻一方串通第三人惡意舉債,通過追加程序損害配偶權益的情形,在認定夫妻共同債務時應當嚴格實質審查,審判人員根據案件已知事實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判定同時存在以下情形的,可按個人債務處理:(1)夫妻雙方不存在舉債的合意且未共同分享該債務所帶來的利益;(2)該債務不是用于夫妻雙方應履行的法定義務或道德義務;(3)債務形成時,債權人有理由相信該債務不是為債務人的家庭共同利益而設立。[16]

(三)舉證責任分配

《婚姻法解釋》(二)第24條規定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兩種情形,一種是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另一種是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根據該舉證規則,被執行人的配偶否認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財產需要對上述兩種情形承擔舉證責任,但在追加配偶為被執行人的案件中,往往存在夫妻一方并不知道債務的情況,比如夫妻一方與債權人串通惡意制造債務、已經分居或者離婚的夫妻,讓夫妻另一方舉證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如果夫妻另一方不知道債權人與債務人之間的債務,根本不能舉證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約定為個人債務,作為債權債務關系中的第三人,除了當事人能夠了解借債過程,外人根本無法知道真相。另外讓夫妻另一方舉證證明夫妻是約定財產獨立制,且債權人知曉,這種情況除了夫妻財產獨立的約定已經公證和事前向債權人釋明外,也不容易舉證證明。

舉證責任再分配,應當加大申請人的舉證責任。為保證舉證責任分配反應實體法的公平正義精神,對當事人科以舉證責任時,應當是讓占有或接近證據材料,有條件并有能力收集證據的一方當事人承擔舉證責任,否則,有遠離證據材料,又缺乏必要收集條件與手段的當事人負舉證責任是不公平的。[17]因此對于追加被執行人配偶過程中夫妻一方并不知道債務的情況,申請人較被追加人更了解債務情況,應當由申請人舉證證明債務用途,舉證合意等事實。

舉證范圍方面,不應當僅僅局限于《婚姻法解釋》(二)第24條規定的內容,更應當注重被追加人是否分享了債務所帶來的利益、債務不是用于夫妻雙方應履行的法定義務或道德義務、債務的用途是否合法等方面,準確認定夫妻共同債務。

(四)配偶的權利救濟

通過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提高執行效率的同時也應當注重對被執行人配偶的權利救濟。目前執行程序中,當事人權利救濟的方式主要是執行異議和執行異議之訴?!睹袷略V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二百二十七條中規定了執行異議和案外人異議的內容。[18]執行異議之訴是指當事人和案外人對執行標的實體權利存有爭議,請求執行法院解決爭議而引起的訴訟,包括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申請人執行異議之訴及執行分配方案之訴。執行實踐中對于按執行異議處理還是按案外人異議處理存在爭議。筆者認為被執行人配偶在收到法院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的裁定后提起的執行異議屬于案外人異議范疇,雖然并不是針對執行標的提出的異議,但此種異議系主張實體性權利,并且配偶被追加為被執行人的后續程序便是對被追加人名下財產采取強制措施,換個角度看,若被追加人在被采取強制措施后提起異議,自然屬于案外人異議范疇,所以對于此種異議法院應按照案外人異議辦理。

與執行異議之訴的有效銜接能給予被執行人配偶充分權利救濟。根據民事訴訟法及其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執行異議之訴分為申請人執行異議之訴和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申請人執行異議之訴是針對法院作出的不予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裁定提起的,案外人異議之訴是針對法院作出的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裁定作出的,執行異議之訴制度為申請人和被執行人配偶設計了充分的權利救濟通道。[19]在執行異議之訴審理中,包括申請人、被執行人、被執行人配偶在內的三方均可參與到訴訟程序中,通過開庭審理,給與訴訟參與人充分的舉證、質證、答辯、上訴等訴訟權利,能給與三方訴訟參與人充分的權利救濟。筆者認為,在被執行人配偶的執行異議被駁回以后,如果原判決沒有錯誤,不必提起再審程序的,可以引導被執行人配偶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執行異議之訴除了能給予被追加人充分的權利救濟外,相比另行起訴程序,因其前置的執行異議程序的存在可以大大縮短審理周期,并且直接得出是否排除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為被執行人的結論,有利于提升執行效率。綜上,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程序與執行異議之訴程序的有效銜接關系到被追加人的訴訟權利能否得到切實保護,是我們在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機制構建中應重點考慮的問題。

 

結語

賦予執行機構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權限在提高執行效率和減少當事人訟累方面有著巨大優勢,從基礎理論、現實需要以及司法改革動向三個方面來看,執行機構追加被執行人配偶具有可行性和必要性。在追加被執行人配偶機制構建方面,筆者基于保護被追加人訴訟權利和提升執行效率的原則設計了追加被執行人配偶的程序,以及在機制構建中應重點關注的四個方面,以期為正式的變更、追加被執行人司法解釋盡綿薄之力。

 

 

 

 

參考文獻

[1]譚秋桂,民事執行法學[J],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

[2]周天保,被執行人追加:審執分離制度下的審視[J],湖北警官學院學報,2013年第6期。

[3]盧君,袁列彬,肖瑤,被執行人配偶名下財產執行程序探析[J],人民司法,201421期。

[4]劉寶玉、與海燕、邱天利,試論變更與追加被執行人的法理基礎[J],執行工作指導,2012年第43期。

[5]劉貴祥,執行程序變更、追加被執行人若干問題之檢討[J],人民法院報20147208版。

[6]王澤鑒,民法總則[M],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 2001 年版。

[7][]高橋宏志著,林劍鋒譯,民事訴訟法--制度與理論的深層分析[M],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

[8]張賢鈺,婚姻家庭繼承法[M],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

[9]李科,關于夫妻共同財產強制執行的程序規范及權利救濟[J],《法治研究》,201412期。

[10]劉璐,民事執行重大疑難問題研究[M],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版。

[11]董少謀,民事強制執行法[M],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8年版。

[12]趙剛,占善剛,劉學在,民事訴訟法[M],武漢大學出版社,2010年版。

 

 



[1] 參見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執行夫妻個人債務及共同債務案件法律適用若干問題的解答》,2005420日。

[2] 參加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夫妻一方為債務人案件的相關法律問題解答》,2014127日。

[3] 譚秋桂:《民事執行法學》,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第154頁。

[4] 《婚姻法解釋()》第24條的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婚姻法第19條第3款的規定“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

[5] 盧君,袁列彬,肖瑤:《被執行人配偶名下財產執行程序探析》,人民司法,201421期。

[6] 參見毛守群:《執行程序中執行名義效力擴張的邊界以夫妻共同債務的執行為視角》,載《法制與經濟》,201312期。

[7] 參見劉寶玉、與海燕、邱天利:《試論變更與追加被執行人的法理基礎》,載《執行工作指導》第43期,江必新主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11月版。

[8] 劉貴祥:《執行程序變更、追加被執行人若干問題之檢討》,人民法院報201472日第08版。

[9] 參見8。

[10] 王澤鑒:《民法總則》,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 2001 年版,第 235 頁。

[11] []高橋宏志著,林劍鋒譯,《民事訴訟法--制度與理論的深層分析》,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575頁。

[12] 張賢鈺:《婚姻家庭繼承法》,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21頁。

[13] 周天保:《被執行人追加:審執分離制度下的審視》,《湖北警官學院學報》2013年第6期。

[14] 7。

[15] 參見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的理解與適用》第二十四條。

[16] 參見《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婚姻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第七條。

[17] 李國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的理解與適用》,中國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

[18] 《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當事人、利害關系人認為執行行為違反法律規定的,可以向負責執行的人民法院提出書面異議。當事人、利害關系人提出書面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書面異議之日起十五日內審查,理由成立的,裁定撤銷或者改正;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駁回。當事人、利害關系人對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了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內容,“執行過程中,案外人對好執行標的提出書面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書面異議之日起十五日內審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對該標的的執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駁回。案外人、當事人對裁定不服,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辦理;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19] 參見沈德詠:《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第三百零四條至第三百零九條,人民法院出版社2015年版。

 

責任編輯:管理員
老子影院午夜伦不卡中国文字,亚洲综合欧美在线一区,国产精品综合色区,日韩精品一在线观看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