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司法調研 > 審判研討
路徑的抉擇:再議物上請求權救濟模式取向
——以原物返還請求權為例
作者:柳雨彤  發布時間:2017-07-30 19:36:27 打印 字號: | |

路徑的抉擇:再議物上請求權救濟模式取向

——以原物返還請求權為例

論文提要: 

 

返還請求權制度是既是請求權制度中最為重要的部分,同時也是民法中重要的救濟方式,我國法律之中,返還請求權以各種形態見于各部法律之中,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物權法》第34條、106條、107條、245條;《民法通則》第25條、61條、89條、92條、117條、134條;《合同法》第58條、59條、115條、196條、200條、205-207條、235條、249條、308條、314條、365條、373條、378條等;《侵權責任法》第15條。其名稱諸如:返還原物、返還財產、占有返還等等。由于法律規定非常簡單,并未涉及各種返還請求權的構成要件以及相互區別,在解釋上觀點也不一致,導致司法實務上屢有同案異判。

以上返還請求權,既涉及到大陸法系的物上請求權,也涉及不當得利和無因管理產生的返還請求權。對于不當得利和無因管理所產生的請求權本文不予研究,筆者主要針對傳統民法上物上請求權(包括物權請求權和占有保護請求權)所產生的返還請求權,在我國立法上的安排。國內學者均認可《物權法》與《侵權責任法》所規定之返還請求權的性質與適用范圍大相徑庭,但是如何在我國民法體系范圍內,將該兩種返還請求權迥然不同的體系統一起來卻存在巨大的矛盾和爭議。有專家學者指出:《民法通則》第134條規定的承擔民事責任方式均屬于侵權責任的方式,并應當將其作為物權救濟的方式,在未來的民事立法活動中應當予以繼承,即在對物權的保護方面采取侵權責任的保護模式取代物上請求權的模式,而《侵權責任法》第15條的規定,進一步為該理論學說助力。另一種觀點認為:返還財產,從請求權的層面即為返還財產請求權與德國民法典之物的返還請求權制度無異,《民法通則》和《侵權責任法》將之歸結為侵權責任方式并不合理,而《物權法》的頒布,恰恰承認了這一理論學說的觀點。至此,在我國理論學術界關于返還請求權的模式不僅沒有形成通說反而更加混亂。而持折中說的觀點認為應當采侵權責任與物權請求權競合的模式,而其認為我國民法目前的立法模式恰恰符合這種特征。

這一爭論使得我國在司法實踐中返還請求權的適用產生了巨大的矛盾,對這一制度的統一是當務之急。(全文9748字)

 

 

 

 

 

 

 

 

 

 

 

 

 

 

以下正文: 


我國民法理論和實踐經歷了十數年的發展過程,在此期間我國民法體系中,涉及返還原物、返還財產的規定不斷增加,見諸于《民法通則》第25條、61條、89條、92條、117條、134條,《物權法》第34條、106條、107條、245條,《合同法》第58條、59條、115條、196條、200條、205-207條、235條、249條、308條、314條、365條、373條、378條等條文之中。上述條款中“返還”類型各有不同,其一是大陸法系的物權請求權,屬于原物返還請求權;其二是大陸法系的占有保護請求權;其三是不當得利請求權;其四是基于合同的返還請求權,如定金、租賃物的返還請求權。返還請求權基于一定的事由,可能出現競合的情形,如轉租人于轉租賃期滿向次承租人請求返還的。在本文中,筆者將文章的將以第一類返還請求權著手。

我國《物權法》第34條規定了原物返還請求權。其特色在于將傳統大陸法上基于所有權的物權請求權予以擴展,規定在物權的總則部分,將返還請求權確定為了一種物上請求權。同時,2009年通過的《侵權責任法》第15條繼受了《民法通則》第134條的規范模式,將“返還財產”規定為侵權責任的承擔方式。至此我國法上形成了《物權法》和《侵權責任法》對于返還請求權同時規定的立法體例。

一、《物權法》的返還請求權規則

(一)返還原物的請求權人:“權利人”

1.所有權人

我國物權法中返還請求權規定于《物權法》第34條之中,稱之為“返還原物”,該條所述之權利人即返還原物請求權人,我們不能簡單地將其理解為物權人,我們應當看到,權利人在行使返還請求權的權能上存在著差別和限制。

2.共有權人

在我國,關于共有人的返還請求權,根據《物權法》第96條之規定,共有權人均享有對共有物管理的權利及義務,共有人之間有約定的從其約定。在一般情況下共有關系中的共有人,均可在共有人的共有物被他人無權占有之時,基于共有權,請求權無權占有人向全體共有人返還共有物;若發生共有關系中某一共有人超出其共有權之部分占有、使用共有物,被逾越權利之共有人有權要求其返還其權利內之共有部分。共有人之返還請求權實際已在司法實踐中已經被承認,《民通意見》第89條對此予以規定,該條在司法實踐中多適用于遺產繼承案件中。

3.他物權人

在我國,擁有完整本權的所有權人,其當然擁有獨立行使全部的返還原物請求權,但一旦其于所有權之上設定了他物權時,其返還請求權的完整性和獨立性將受到一定的限制。他物權的權利人在一定的限度內能夠一定程度上的獨立行使返還請求權。地上權和地役權的用益物權人對其享有地役權和地上權的物可以對抗所有權人的請求,且對其所享用用益物權之物存續期間內,可以行使獨立的返還原物請求權。但是與所有權人差異在于,其享有的該項權利受到了法定和約定時間的限制,同時也受到權利的空間限制。

關于擔保物權人的返還原物請求權?!段餀喾ā飞系膿N餀喟ǖ盅簷?、質權、留置權三類。

對于抵押權人,不可代位行使抵押權人對與第三人的原物返還請求權,但若出現該項風險是,抵押權人可以基于《物權法》第192條之規定,行使抵押權人保全請求權。質權人在其質權范圍內享有受限的返還原物請求權。留置權人是基于特定的法律關系而產生對特定標的物的占有,且留置權不同于質權,筆者認為,留置權的產生、存續,其基于留置物的存在,因此,若留置物的喪失是為暫時性的脫離留置權人的保管,例如,留置權人將留置的金表遺忘在酒店,留置權人可基于占有返還請求權恢復對留置物的支配,這種喪失對留置物占有的情形,并不能產生留置權喪失的效果,而若基于第三人侵害等原因,一旦留置權人確定的失去對特定物的實際占有,則此時留置權隨之消失。

(二)返還原物的對象:“無權占有人”

根據我國《物權法》的規定,權利人行使返還原物請求權的相對人應當是無權占有人,對于有權占有人不得請求其返還原物。若發生無權占有人占有權利人之物后,又將該特定物之占有移轉給第三人,則權利人的請求權即可對于原無權占有人行使,也可以向現占有人行使,要求返還原物。但若該第三人并非該特定物的實際受領人,在無權占有事實的存續過程中僅起到輔助作用,則該占有輔助人不得成為返還原物請求權的相對人,如提供房產租、轉信息,為動產交易提供中介、居間服務等。但占有輔助人與無權占有人通謀,意圖通過轉移占有產生損害權利人之物權,造成了對原物的損害,權利人有權要求該占有輔助人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關于我國《物權法》第34條中的無權占有是否為構成要件,存在相關爭議亦有將無權占有和具有相對人作為兩個必備要件的學說。筆者認為,該觀點存在一定的爭議,物權法對此并沒有明確說明,因此借助德國民法理論加以分析。根據法工委發布的物權法立法說明,我們能夠看出,立法者借鑒了《德國民法典》第986條的觀點,將占有權利作為了請求權相對人的抗辯權,而沒有將無權占有規定于返還請求權的構成要件之中。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國物權法的立法者并未明確無權占有的性質。

因此,我們不得不追究于物權法的立法意,已明確之。對于其作為構成要件亦或是抗辯權的依據,筆者認為有以下幾點,其一,從返還原物請求權的目的上說,所有權返還請求權的權源是為所有權之排他效力,使所有權人具有在其所有權空間內自由的占有、使用、收益,而不受他人干預的權利,故此所有權在原則上不受任何限制,當所有權人的占有受到干預,所有人喪失占有之時,對于占有其所有物之相對人即可主張原物返還請求權,對于占有人的占有權源在所不問。其次,從證明責任角度來說,若將無權占有規定為構成要件,則所有權人負有舉證責任,若其不能舉證證明現占有人為無權占有人,則應當承擔敗訴風險,然舉證相對人無權占有乃是舉證證明一個消極事項,眾所周知消極事項不具有可證明性,因此權利人無論如何都必將陷入舉證不能之境地。而若為抗辯權,則需由占有人對其是具有占有權源的有權占有人負有舉證責任,其與占有權利的事實最為接近,對既存民事法律關系的證明更為便利。據此,筆者認為無權占有本身應當為抗辯權而非構成要件。

二、《侵權責任法》返還財產責任規則

《侵權責任法》第15條規定的返還財產責任,一些學者將之稱之為返還原物責任,對此他們認為,該責任與《物權法》返還原物請求權在一定程度上是有所關聯的,但是基于其立法目的乃從責任人的角度出發,因此,不論是構成要件亦或是法律適用乃至理論依據均是不同的,且應當以返還財產責任制度取代返還原物請求權。

(一)返還財產責任的構成

根據支持返還財產責任替代返還原物制度的學者認為,返還財產責任的構成要件更為全面,其包括以下幾個要件,①主張返還財產的當事人應當是所有權人;②主張返還財產的相對人應當為對物的占有人;③相對人違反不得侵害他人所有權的義務。在此,該觀點認為,本要件的前兩條與《物權法》返還原物請求權是一致的,而第三個構成要件是返還財產責任的特點,其認為,返還原物請求權的要件為占有人缺乏合法占有因素。返還財產責任與返還原物請求權的區別在于即在于此。據此得出結論:“當事人無權占有他人之物,違反不作為義務,應當承擔返還原物責任,其性質為侵權責任。”再次,一般的侵權責任要件要求侵權人存在一定的過錯,過錯要件作為責任的一般構成,但在返還財產責任中,若規定了當事人過錯,則加重權利人證明責任,因此在侵權責任法中返還財產責任中,并未規定過錯要件,該規定與德國法上的無責模式相一致。

(二)返還財產責任的法律適用

1.基于一般的侵害所有權和占有的返還財產責任

這一理論觀點認為,從侵權責任的角度可以對所有物返還以及占有返還做出與物權理論較為一致的觀點,但思路與更為便利。首先,基于返還財產責任,當事人因違反不侵害他人所有權之義務形成無權占有之事實,不論該物之取得方式與行為人過錯,均構成侵權,應負返還財產之責任。這一解釋從民事法律關系的權利義務關系出發于實踐更為有利。其次,基于返還占有的請求權更應為侵權責任,其理由在于物權請求權并無除斥期間的問題,而物權法設定返還占有請求權之時將其假設一年的除斥期間,該行為實際上是一種對占用的侵權責任。

2.基于民事法律關系終止后的返還財產責任

當發生民事法律關系終止之事由時,多種請求權將會發生競合,此時返還財產責任必定也與其他請求權發生競合,例如,甲出租房屋于乙,當租賃關系終止,乙拒不返還房屋的。若依據物權返還請求權的思路,則會出現租賃物返還請求權、原物返還請求權、返還財產責任請求權、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的多個債權請求權和物權請求權相競合的情形,需選擇適用多部不同的法律。而與適用返還原物請求權的觀點和法律適用不同,將返還原物請求權統一于侵權責任法返還財產責任之中,使之與侵權責任法的損害賠償請求權相競合的請求權模式。據此,乙因租賃關系終止而拒不履行返還義務,違反了租賃合同責任,造成了對不得侵害了他人所有權之不作為義務的違反,構成侵權,返還財產責任不受訴訟時效限制,從而有利于保護當事人權利。

若發生合同法第58條規定的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之情形時,依物權請求權思路,此時,因合同發生無效或被撤銷的事由,作為物權關系變動所依賴之基礎的合同關系喪失,從而產生了物權返還之請求權。這一理論觀點認為,依據返還財產責任處理該項關系將會更為通暢,當發生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的時有發生時,若為買賣雙方惡意串通,損害第三人利益的,致使合同無效,該情形自然構成侵權,應當適用侵權責任提出并無爭議。若為賣方以欺詐之故意,使買方錯誤的簽訂合同致使合同被撤銷的,此時,當賣方返還買方相應價款和償付損失后,買方依據合同法第58條之義務,應當返還賣方之財產,若買方拒不履行該義務,則同時違反了不侵害他人所有權的不作為義務,構成侵權,應當承擔返還財產責任。

對于拾得遺失物的情形下,該觀點的認為拾得遺失物是一項獨立的法律制度,并非簡單地所有權取得的特別規定。其作為一種特殊的民事法律關系其主體是拾遺人和所有人,是一種雙方當事人之間的關系,當拾遺人拾得遺失物之時,即同時需承擔返還遺失物的義務,若拾遺人拒不返還遺失物,即違反了不返還遺失物的法定義務,同時也違反了不得侵害他人所有權的不作為義務,構成侵權,應當承擔返還財產責任。

(三)原物返還請求權的實質為侵權責任承擔

該學說的第三點立足點在于,認為物權請求權的實質是侵權責任。對于原物返還請求權來說,所有權人即物的權利人,所有人對物具有絕對的支配和排他的權利,而所有人以外的不特定多數人均為義務人,根據相關理論,其認為,返還所有物請求權之相對人即義務人,是為占有其物而妨害所有之人。據此可知,該民事法律關系中,所有人即權利人,無權占有人即義務人。對于所有權來說該義務人為侵占之行為之時即造成了對所有人所有權的侵害。根據拉倫次的觀點“它(所有權)是法律給予特定人的自由空間,可以用以排除所有他人,他人必須尊重其權利并不得侵犯;若某些人返還該義務或威脅違反義務,則權利人必定獲得‘請求權’,要求其承擔責任”。據此可知,原物返還請求權之義務人違反不侵害他人所有權之義務,所有人因此獲得行使返還原物之請求權。依據德國理論該法律關系的義務人違反不侵害他人所有權之義務,因違反該項義務故應當承擔返還返還原物之義務,即違反義務者應承擔第二性義務。此即該學說認為符合其理論的違反義務所有承擔的民事侵權責任,所以違反不侵害他人所有物之義務,必得承擔返還財產之責任。此即所謂返還財產應當作為一種侵權責任之論證過程。其還認為,侵害所有權的義務人,即使未對所有權人造成實際損害,依然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四)返還財產責任債權性與物權優先性

該理論還認為,在我國民法理論中,侵權責任與債是相分離的分離,這是指民事責任并不限于債的范疇之中,包含物權法律關系在內的各種民事法律關系均會產生侵權責任?;趥鶆张c責任分離的觀點看,返還財產責任并不屬于債的范疇,且我國《侵權責任法》已經與債法相分離,侵權責任法中的返還財產責任自然也就不屬于債的范疇。若堅持物權請求權體系說,則會造成物權法中不存在侵權責任的問題,導致侵權責任無法全面的使用,侵權法將成為實質上的侵權行為法。我國《侵權責任法》對于返還財產責任,并不要求責任人(返還財產相對人)存在過錯,且應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該論據與德國民法關于物權返還無責的模式相一致,并不會縮小權利人請求權范圍。

其次,關于物權優先性的問題,該理論認為,適用返還財產責任并不會造成對物權優先性影響,因為基于物權效力,物權本身具有排他性和優先性,而其排他性效力是由物權支配性決定的,而支配性效力及公示公信原則決定了物權優先于債權,這與適用物權請求權與否毫無關系。

三、返還請求權應統一適用《物權法》規則

《侵權責任法》第15條規定了八種責任形式,其中包括返還財產責任,其與物權法中返還原物請求權在一定程度上,或曰整個法律適用中產生了嚴重的沖突,造成了法律實踐中的法律適用的極大的不便利,故此,本部分將基于此沖突進行討論,著力解決返還財產責任與返還原物請求權的取舍問題。

(一)從構成要件角度

《侵權責任法》第15條通說認為其規定是作為一般侵權,且學界一致認為,一般侵權要件需以過失為其必備要件。而若將返還原物之請求統一于侵權責任法之返還財產責任,則必得規定為返還財產責任不需過錯要件,否則將造成權利人無法要求侵占人返還之弊端。這一規定就會造成侵權責任法內部規定的混亂,同一條文的規定在適用中出現了兩種歸責原則,一種是過錯責任原則,一種是無過錯責任原則。且有學者認為,若采取該種民事責任的方式,對物權的保護統一適用侵權責任,適用該種模式適用侵權責任之規定處理財產返還,能夠使封閉的侵權行為之債更加開放,能夠有效地增加侵權責任的形式,對絕對權和其他民事權益的保護具有優勢。

筆者認為,首先,將《侵權責任法》第15條之規定同時解釋為能夠適用兩種責任原則,造成了一般侵權和特殊侵權的界限模糊,造成了侵權責任法體系邏輯的破壞,規定于侵權責任法總則部分的一般侵權責任失去了統領意義,而規定于分則部分的特殊侵權責任的特別規定失去意義,對于侵權行為可以通過任意解釋而適用特殊的侵權責任原則。而正當的侵權責任法適用應當是對侵權行為首先確定其適用第15條的一般侵權責任抑或是符合《侵權責任法》規定的特殊侵權責任的情形,從而確定該案件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最終得以適用。

而此時統一適用物權請求權則不會出現這種爭議,物權請求權始終的不以行為人過錯為要件,對侵權責任保留損害賠償責任,在同一案件中,就可同時使用兩部法律中的兩種歸責原則下的請求權,避免了困境。

(二)從法律適用角度

首先,在某些場合,返還財產的債權請求權應當為合同義務,并非返還財產責任,將返還財產責任作上述解釋后,將會導致合同法的合同義務與侵權法侵權責任之間界限的模糊,造成了債法內部的分工混亂。

其次,前節理論可能在某些情形下造成對合同解除與侵權責任界限的模糊。例如,融資租賃的出租人對租賃物的回收的權利,前節觀點認為,救濟權的實質是權利人請求相對人承擔因其違反民事義務或侵害民事權利而產生的民事責任。然筆者認為,該項回收租賃物之行為系基于《合同法》第249條之規定的,在融資租賃出租人在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時產生的當然后果,其并非民事責任的范疇,而是一種合同之債,出租人是行使債權要求承租人分別履行債務返還承租物,若承租人拒不返還租賃物,其也不能構成侵權責任,而是構成了不履行債務的責任。此時的解除合同,返還租賃物的請求應當首先遵循合同規范,而非遵循侵權責任規范。

再次,對于前節民事法律關系不成立、無效或撤銷時的返還財產適用侵權責任的觀點。筆者認為并非在民事法律關系不成立、無效、撤銷伊始即存在了侵權責任或曰產生了對侵權責任法上義務的違反。當民事法律關系發生之時,權利人與相對人之間已經產生了交付與受領標的物的行為,在法律關系未發生變化之前,受領標的物人已經為標的物之權利人,其當然為有權占有人。若基于雙方當事人均不知情之原由,或致使民事法律關系無效之行為存在但尚未被確認為無效之情形,當事人依然為有權占有人。若民事法律關系確系被確認無效、被撤銷等情形時,當標的物為不動產時,因該不動產必定已經過戶至受領人名下,故此當事人對此物之占有仍為有權占有。在此三種情形下,當事人因有權占有而并未違反侵權責任法之義務,依前節理論,當且僅當該占有人實行不返還占有物的不作為行為之時,方可構成對義務的違反。然若當事人不作為在事實上即為當事人拒不返還原物。但依據物權法返還原物請求,一般認為,當占有人不履行積極義務時方才造成對義務的違反,而且占有人積極的作為行為,即占有人主動返還占有物才是法律的應有之意,也是原所有人所期待達到的結果?;诖烁梢酝茢喑?,對于義務的違反,應當是違反積極的作為義務,而非違反不作為義務,即違反返還占有的義務。而前節觀點中,無權占有人違反不作為義務從而產生侵權責任的觀點僅在一定的情形中方可適用,即侵占人采取積極方式,諸如:搶奪、搶劫、盜竊當事人之所有物的,侵占人當然屬于無權占有,其侵占人違反了不得侵犯所有權之不作為義務,從而產生侵權責任。

(三)關于侵權責任的債權屬性

侵權責任在大陸法系國家均屬于債,侵權責任的方式應當是債權債務的范疇。而債權具有平等性的特點,債以平等為原則,絕對不具有優先性。而原物返還請求權是一種物上請求權,具有優先性的特征,所有權人需基于該項權利優先獲得物的返還,從而對抗其他債權人。債權請求權的適用須得在物權法無特別規定,且其適用于物權法基本原則不沖突時,方可適用。前節觀點認為,我國侵權責任與債早已分開,侵權責任乃是侵權之后果。對此筆者認為可以借鑒王澤鑒先生的觀點,其認為不論是合同、侵權等雖然因其法律功能不同而造成了構成要件有所差異,但是其具有內在統一性,法律效果是相同的,均產生一方當事人向另一方當事人請求為特定給付行為。此種請求為特定行為的法律關系,即為債的關系。而侵權行為正是這種權利人請求相對人為特定給付行為的法律關系。當侵權行為發生時,將有可能形成兩種債的關系,首先是當行為人侵害權利人權利時,侵權人(責任人)為該侵權行為向權利人(受害人)承擔侵權責任,受害人亦有權要求責任人承擔侵權責任,此時侵權責任所依附的權利義務關系發生于特定的當事人之間,所產生的請求即為債之請求,該權利義務關系即為債的關系;其次,若侵權人(責任人)對該權利人之請求據不理睬,拒絕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則產生債的不履行之后果,權利人自然有權要求責任人承擔債務履行所形成的責任,該責任同樣構成債的關系。

(四)從物權優先性角度來說

前節論斷認為,侵權責任并不會造成對物權優先性的影響,該論斷十分牽強,其認為物權優先性基于物權的絕對性和支配性,因此物權請求權具有優先性,若基于當事人行使“返還財產請求”具有物權優先性,我們認為該所謂的“返還財產”其實就是物權法上的物上請求權,并非侵權責任法中的返還財產責任;當返還財產責任作為侵權責任來看,該返還財產責任即為債權,不可能具有物權之優先性。

再次,前節觀點認為,例如破產取回權的優先性基于物權本身之性質,并非基于物權優先于債權的原理。筆者認為,該論斷恰好論證了返還原物應當適用物權請求權,不能適用侵權責任,若基于侵權責任要求其返還財產,則該請求是為的債權請求,債權平等性之特點造成取回權無法實現。如依前節觀點舉例所述,無權占有人甲占有權利人乙的玉石,后甲破產,此時乙可依據侵權責任要求甲返還財產,其認為此時乙的玉石并非甲的財產,自然不能包括在破產財產之中,乙有權取回。對此筆者認為,該論斷過于謬誤,動產以交付作為其公示公信的要件,若返還玉石之請求是為侵權責任,乙請求甲返還占有之請求實為債權請求,乙在形式上已經喪失了占有,該財產自然屬于甲之破產財產,乙無法優先取回該玉石。然依據大陸法系理論通說,在此時乙取得兩個競合的權利,即物權返還請求權以及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乙即可依據物權返還請求權要求甲返還物權,亦可請求甲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乙基于物權請求權,該玉石自然不能成為甲之破產財產。

(五)基于訴訟時效

前節觀點認為,適用侵權責任法之返還財產責任制度不僅不適用過錯要件,而且應當不適用訴訟時效。對此觀點筆者認為,適用訴訟時效是債之請求權的基本特征之一,而將返還財產責任視為侵權責任其即具有了債權屬性,因此理應適用訴訟時效。此時對訴訟時效的適用會產生兩個謬論,其一若訴訟時效適用可能造成權利人財產的無法取回,造成財產的永久缺失,可能造成社會秩序的極大不穩定。再次,訴訟時效的起算時間無法確定,侵權行為持續之時自然無法起算訴訟時效,然若以侵權行為結束作為時效之起算點,侵權行為即已結束,侵害事實已經不存在,訴訟時效之存在便不具有意義。然若將原物返還請求權作為物上請求權保護,作為絕對權不適用于訴訟時效制度,因此解決了上述兩個矛盾。

四、結論

在我國,返還請求權規定于民法的各個部門法中,規定分散,體系混亂,尤其以《物權法》及《侵權責任法》中返還原物與返還財產之立法規定矛盾最為突出,其根本沖突在于返還請求的性質之爭,即返還請求權究竟為物上請求權抑或是侵權責任之結果,而該爭論最終的歸結點在于我國未來民法典的立法模式之爭,即采物權模式還是責任模式。對于最后的立法模式問題,筆者文章并未涉及,也無力論證。

本文僅對于返還請求權的性質進行了探討,總結起來,該返還請求的性質爭論產生了如下幾個焦點問題,首先是兩個大問題,即返還原物請求權的構成要件及法律適用問題,這是決定返還請求權性質的具體問題和根本問題;其次在探討中我們發現了基于返還請求權性質爭議所產生的幾個附帶問題,即侵權責任的債權屬性問題,侵權責任與物權優先性問題及返還請求權的時效性問題。

筆者以為,這五個問題實際上可以總結為兩大類,一類是返還請求權性質的基本問題,另一類是為支持返還原物適用侵權責任而創造出來的不是問題的問題。

對于第一類問題,筆者通過第一章的比較法分析、第二章的民法理論分析已經得出了結論,從該兩個方面的分析我們不難看出,無論從返還請求權的構成要件抑或是其法律適用都不難看出,返還原物請求權作為物上請求權是無可辯駁的。

在構成要件上,筆者對物權法所規定的兩種返還請求權進行了體系化梳理,在借鑒德、日、臺民法理論的基礎上,結合我國物權法的規定,將其構成要件總結為三個部分,即請求權人、相對人和行為,不論是返還原物請求權或者是占有返還請求權均可遵循這一共性判斷規則,在共性的判斷規則基礎之上,根據原物返還請求權和占有返還請求權的權利特性,分別對其進行了梳理,明確了其應當為物上請求權而非侵權責任。

在法律適用上,筆者通過對于返還請求權適用中性質認定爭議較大的基于債之關系的返還請求的性質進行梳理,從三個方面解釋了返還請求權作為侵權責任的不適當,及作為物上請求權的合理性,據此從法律適用的角度對返還請求權的性質予以明確。

對于第二類問題,筆者認為,該類問題于物上請求權性質之爭抑或說民法典模式之爭產生之前并不存在,該類問題在我國民法理論界及大陸法系民法理論界早有定論,實為偽命題,最突出的應為侵權責任是否具有債權屬性,將返還財產作為侵權責任適用是否會影響其物權優先性。筆者以為該二問題的答案十分明顯,前后兩者皆應為肯定答案,筆者也在文中做出具體的說明。

關于返還原物請求權之時效問題,筆者不得不承認的是該問題爭議多年,各派學者觀點各一,至今未形成一派通說,據此筆者也只得將自己研究所得之觀點列于文章之中。

正如前所述,返還請求權性質之爭乃是民法典模式之爭的一個小的爭議,在文章研究之始筆者僅抱著梳理返還請求權體系的目的,在歷時一年的研究和論證過程中筆者越發的發覺我國民法體系將該問題規定的如此散亂實則是對于民法模式的不斷探索和立法水平不斷進步的過程。返還請求權的體系化必定需要伴隨著整個民法體系的不斷完善而形成,我國民法模式的最終確定必定是一個長期探索、觀點不斷碰撞的過程,但是不論是如何的論證,民法的基本理論是不能改變的,不能為了論證問題而創造出不合理論的偽命題。

責任編輯:管理員
老子影院午夜伦不卡中国文字,亚洲综合欧美在线一区,国产精品综合色区,日韩精品一在线观看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