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司法調研 > 審判研討
庭前閱卷制度與庭審實質化之銜接——以防止刑事法官預判為止規  張單寧
  發布時間:2019-08-19 10:53:58 打印 字號: | |


論文提要:

庭前閱卷是刑事審判中一項特殊的審判活動,這是由我國刑事審判傳統及刑事訴訟構造決定的。司法實踐中,刑事法官通過庭前閱卷未審先判直接架空庭審程序屢見不鮮,并逐漸異化為以卷宗為中心的審判模式,與庭審實質化背道而馳。

究其根源,法官預判并非因卷宗移送制度導致,而是其自身定位應為開庭前的預備程序而非一個獨立完成的程序,法官不通過開庭應無法做出裁判而非通過閱卷直接裁判,且閱卷主體與裁判主體不能強制分離,就無法避免法官預判;庭前閱卷無法牽引出后續庭審環節,導致二者銜接不暢。

立足于當前庭審實質化改革背景,需做到內部隔離與外部融合。從內部隔離角度而言,需要做到閱卷主體與裁判主體分離、對卷宗內容需作精細化審查、分類研判證據材料、逐層篩選、嚴格證明標準;從外部融合角度而言,庭前閱卷制度需為庭前會議制度的開啟程序,將庭前會議制度作為庭前閱卷和開庭審理案件的橋梁,最后為了確保改革的徹底性,需要改革上訴卷宗的移送制度以及二審中案卷審查制度,達到兩審法院改革的一致性。

關鍵詞:庭前閱卷 庭審實質化 法官預判


庭前閱卷是法官在裁判前通過閱覽刑事卷宗了解與案件有關的事實與證據的活動。中國幾千年以來的刑事審判傳統為“糾問式”審判,即法官對于查明事實和審查證據擁有主導權且負責裁判,而刑事卷宗又是刑事犯罪事實與證據的記錄載體,因此刑事法官與刑事卷宗形成了天然的密切聯系。隨著司法實踐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刑事冤假錯案矛頭直指刑事卷宗,認為法官閱卷是未審先判、有罪推定的原罪,因此又開始了關于法官與卷宗隔離的探討作為刑事證據移送方式,卷宗移送制度首當其沖。從1979年確立的卷宗移送主義1996年確立的起訴書一本主義再到后來1998年嘗試的庭后移送案卷幾經輾轉回歸到2012年恢復庭前案卷全部移送制度,其宗旨都在于預防法官預判。但筆者認為,卷宗移送制度對法官的預判并非起到決定性的作用,換言之,要使刑事卷宗與裁判者隔離,不是卷宗材料與刑事審判程序之間的隔離,而是庭前閱卷者與裁判者的隔離。其關鍵在于庭前是否應由組織庭審的法官閱卷,庭前閱卷是否能使法院審理前移,法官能夠提前介入案件,發揮審判功能,如此才能做到以庭審為中心?。在庭審實質化的大背景下,傳統的法官只通過簡單閱卷便直接開庭審理已經不合時宜,司法改革進程中,庭審活動與庭前閱卷需要涉及一系列制度予以銜接,進而保證既能預防刑事法官未審先判,也能是庭前閱卷最大限度地發揮功能,促進以庭審實質化的實現。

一、庭前閱卷功能的“錯位”盤點與“定位”反思

(一)庭前閱卷異化為以卷宗中心主義

傳統的刑事審判的目的是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責任,刑事法官的審判傳統是通過閱讀檢察機關移送的案卷筆錄展開庭前準備活動,因此刑事審判與其說是以偵查行為為中心,毋寧說是以偵查筆錄為中心,刑事審判中,以卷宗筆錄為中心進行裁判更是一種屢見不鮮的模式。即便是法庭增設了允許證人、鑒定人、專業知識人、偵查人員出庭作證的制度,且不談這種制度沒有全部覆蓋,中國審判制度仍然在整體面貌上沒有改變。

1.證據調查及認定粗糙,非法證據難以排除

由于辯方很少向法庭提交證據(以天津市H區法院2017年全年610份開庭筆錄為例,其中辯方提交的包括事實與定性及量刑方面的證據為117份,辯方提交證據率為19.18%),法庭調查絕大多數的證據都是由公訴方提供的,因此公訴方出示的證據及出示證據的方式答題決定了法庭調查的方式。按照現行的法庭的審理模式,作為裁判者的法官在開庭前和開庭審理過程中并沒有接觸到全部的案卷材料,至少公訴人自行訊問被告人的一部分材料法院無從提前閱看,如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與辯解,但是公訴方卻是攜帶全部訴訟材料出庭,偵查筆錄就成為法庭調查的核心對象。這種庭審下確立的模式實際上是擴大了主導整個法庭調查程序的模式,對于法官而言,這種以偵查案卷為中心的調查方式使得法官在采納證據、認公訴方的定事實方面幾乎喪失了獨立自主性,法官幾乎完全依據案卷筆錄裁判,那么庭審程序就是淪為對偵查筆錄的重復宣讀程序,對于法官庭前閱卷所產生的預判毫無沖擊性,庭審自然流于形式。

圖一:


2. 由庭前閱卷直接導入判決,庭審功能被架空?

移送到刑事法官手里的卷宗已經經過偵查機關和檢察機關的“雙重確定”,卷宗內容往往看似證據材料充分、詳實,形成證鎖鏈,邏輯渾然天成,這對于法官對案件事實的大概了解和證據的整體把握有很大的助力,加之刑事審判傳統重實體、輕程序的觀念影響,法官通過庭前閱卷,對于控辯雙方都不持有異議的事實與證據,往往直接采信,當庭宣判的案件中,大多數都是通過法院庭前閱卷直接作出的判決,開庭審理也不過是“走過場”。庭審原本的功能就是控辯雙方當庭質證認證,法官當庭查明事實,也就是庭審在整個案件的審理中應起到核心、關鍵、不可替代的作用。然而遺憾的是,法官往往對庭前閱卷形成依賴,直接根據庭前閱卷直接作出判決,忽略了最不應該忽略的庭審程序。

???圖二:

“程式型”裁判

“跳躍型”裁判

?

3.“先入為主”的審判思維及“流水線式”操作模式難以根除

所謂“先入為主”,就是法官提前閱看的是檢察院移送過來的包括偵查機關和檢查機關移送過來的全部案卷材料,案卷材料但凡移送過來的都是指向被告人有罪的證據,因此法官閱卷之后也很容易得出此人有罪的結論。因為刑事法官通過審查案卷筆錄來形成裁判結論,對于偵查筆錄的證據效力有種天然的親近甚至迷信。從裁判行為的正常邏輯出發,裁判法官在開庭前就已經提前閱看完全部的案卷材料,這些證據材料未經當庭質證認證,就已經在無形中在法官心中形成確認,通常情況下,開庭只不過也是再一次加固這種內心確信。這種先入為主的思維單憑個人不能克服,需要客觀的制度加以矯正。另外,在刑事訴訟中,受國家公訴權的影響,公、檢、法三家著天然的聯系,從縱向的追訴流程看,公檢法三家在時間關系上一脈相承,這種流水式操作會使法官處于對之前兩家的工作產生信賴,囿于這種機械操作模式,難保作出越過庭審之外的判決。

圖三:

流水線式操作模式

公安機關偵查認為有罪????????檢察院指控有罪??????法院裁判確認有罪

主導與居中模式

????????????????

?????????????????法院(裁判)

(查明事實、審查證據)?????????????????(組織庭審)

????????????????????

????公安機關偵查???????????????被告人及辯護律師

????(監督)????????

???檢察院起訴???????????

(二)歷史鏡鑒:刑事卷宗為刑事程序的神經中樞

1.庭前閱卷為“職權式審判”提供支撐

刑事訴訟本身就是有控、辯、審三方展開,加之“誰主張、誰舉證”舉證規則決定了作為控方的檢察機關負有主要的舉證責任,而檢察機關的證據材料主要來源于刑事偵查卷宗,因此刑事卷宗也就成為了支撐起訴的主要載體。在我國的刑事訴訟歷史進程中,也曾嘗試過“起訴書一本主義”的證據移送規則,但是其效果卻令人失望,甚至成為庭審效率的掣肘,法官對于組織庭審也無從下手,因此刑事審判無法脫離刑事卷宗獨立存在。庭后閱卷會形成“庭后默讀式審判”,也會降低庭審對法官心證的形成。因此,卷宗移送已經不可避免,且庭前閱卷也便于法官審理案件,關鍵在于法院在接到卷宗后如何設計庭前閱卷規則,利用好卷宗優勢,以此來促進庭審實質化。

2.有利于法官全面把握審判脈絡

作為職權主義構造的郵寄組成部分,案卷移送制度使得法官在開庭前可以全面查閱價差機關移送的案卷材料,了解公訴方掌握的證據材料,從而為法庭審理進行全面的程序準備。公訴機關移送到法院的刑事卷宗按照審判思路劃分,可以分為與事實及定性相關的證據、關于量刑方面的證據。通過對證據的分類研讀有助于閱卷法官判斷偵查機關是否存在遺漏、瑕疵性證據材料,根據案卷信息決定是否召開庭前會、判定案件規模、設計庭審程序;在開庭審理中通過閱讀證據目錄擬定庭審提綱、確定詢問被告人、詢問證人順序,把握庭審審查重點,有的放矢地進行開庭審審理。

3.為預審分離奠定基礎

在庭審實質化的背景下,預審與開庭審理分離能夠很好地促進庭審實質化的開展,因為對查明事實與審查證據環節而言,是一種更加精細化的審查模式。以往的預審與庭審由同一法官完成,二中程序界限模糊,法官裁判受到閱卷影響也不可避免。那么如何做到裁判法官不受庭前閱卷的影響,就只能想辦法阻止裁判法官不再庭前閱卷。庭前閱卷的行為可有預審法官進行,裁判法官主持庭審活動,所有的裁判都根據庭審獲得的信息完成,所做裁判也通過開庭審理才能確立,如從便可以防止法官未審先判。而預審法官和裁判法官的分水嶺就在于是否庭前閱卷。

(三)現實反思:庭前閱卷與庭審活動銜接機制缺位

?1.庭前閱卷功能定位模糊

關于庭前閱卷的功能或是閱卷意見的書寫內容,沒有明文的法律規定,多半是程序性的經驗之談。筆者翻閱某法院刑事副卷卷宗,書面閱卷意見多見寫有“案件事實清楚、證據較為充分”,在未開庭審理之前就得出這樣的結論,明顯與庭審實質化相違背。其他的閱卷意見也是關于通過閱讀卷宗對于事實與證據的看法,庭前閱卷并不能啟動實質性程序或是直接排除非法證據。從這一視角可以看出,裁判者對于庭前閱卷的作用存在著內心依賴卻不知如何將庭前閱卷與庭審實質化區分、銜接,對庭審實質化背景下如何進行庭前閱卷認識模糊。到底庭前閱卷在庭審實質化背景下應該扮演何種角色未見定論,如此將繼續困擾庭前閱卷自身的功能定位。

2.庭前閱卷主體與庭審主體界限不分

我國刑事訴訟程序以職權主義為根基,主審法官閱卷后草擬庭審提綱,繼而開庭審理,即便會啟動庭前會議程序,但也并非所有案件都召開庭前會議制度。法官從閱卷獨立、主持庭審活動獨立,且沒有其他監督程序或是過度程序,法官受庭前閱卷的影響有多大恐怕無從得知。法官是否通過庭前閱卷直接得出裁判結論缺乏監督機制。如果庭前閱卷主體與審判主體屆分不清,則無疑會走之前未審先判的老路。

3.庭前閱卷與庭審實活動銜接不暢

所謂銜接不暢,是說庭前閱卷與庭審活動是兩個孤立的行為,二者各行其是。庭前閱卷使得法官形成內心確信進而未審先判,架空庭審;反過來庭審實質化要求審判活動都通過庭審體現也會加大司法負擔、虛化庭前閱卷功能。這種架空與虛化進而產生庭前閱卷與庭審活動相互矛盾。庭審效果不佳、浪費司法資源。庭前閱卷與庭審活動關系為何?庭前閱卷能夠為庭審實質化貢獻那些資源?如何將庭前閱卷的作用融合到庭審實質化當中,這些都是應該探討的重點問題。

二、庭審實質化與庭前閱卷銜接的必要性

所謂銜接,就是要在開庭審理與庭前閱卷之間建立一系列的庭審制度,既能阻隔兩者之間的天然聯系,使得庭前閱卷不再干擾法官裁判;也能使庭前閱卷行為有利促進庭審實質化的完成。二者看似矛盾,實則為閱卷尋找了一個合適的立足點,既不走徹底廢黜庭前閱卷價值、孤立地搞庭審實質化的極端,也不走庭前閱卷繼續干擾庭審活動、治標不治本的老路。

(一)庭審實質化限制刑事卷宗對裁判者的干預

不言而喻,所謂的“庭審實質化”和“庭審形式化”相對應,刑事法官因何敢于“開庭走過場”?無非是仰仗庭前閱卷得到了內心的確認,這與庭審實質化理念背道而馳。以審判中心的核心要義在于實現庭審實質化,也是抗辯雙方對抗的實質化。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目的是促使所有執法辦案人員都樹立辦案必須經得起歷史檢驗的理念,確保偵查、審查起訴的案件的事實證據經得起法律檢驗,取保庭審在審查事實、認定證據、保護訴權、公正裁判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庭審實質化限制了法官通過庭前閱卷未審先判的可能性,強化了庭審作用。

(二)庭前閱卷提高訴訟效率,節約訴訟成本

由于日本采用僵化的起訴狀一本主義,庭前缺乏有效的證據交換和整點整理,導致法官很難對庭審起到實質性指揮,由此造成庭審缺乏效率,導致案件久拖不決。且不論后期日本對此制度加以改良,若不能通過庭前閱卷對案件進行梳理,很容易浪費庭審時間,閱卷者通過閱卷梳理證據目錄移交裁判者,裁判者也能有針對性地組織庭審,這樣就會降低庭審效率。如前文所提,庭前閱卷可以全面把控審理程序、突出庭審重點、通過閱卷召開庭前會議可以節省庭審質證時間,這樣就能使庭審成本大大降低。

(三)庭前閱卷催生庭審實質化各項制度落實

庭前閱卷會給開庭審理帶來極大便利,但從目前司法實踐而言,庭前閱卷功能尚未在庭審實質化的落實中發揮作用,需要庭審中的各項制度與之銜接好,將庭前閱卷獲取的營養融合到庭審調查與辯論中,才能得出公證的裁判。這就催生了各種庭審實質化的提前落地。以與庭審實質化向配套的“三項規程”為例,如召開庭前會議,控辯雙方提前交換證據意見;如明確非法證據排除的標準和規則,使非法證據不再干擾法官形成預判;再如法庭法庭調查環節通過賦予被告人閱卷權強化辯方對抗控方的力量??傊?,在尋找庭前閱卷與庭審實質化銜接點的過程就是催生庭審實質化各項制度庭前落實的過程。

三、具體銜接制度設計

(一)建立卷宗內容的層次劃分制度——卷宗內容的分類研判

庭審實質化的背景下,對閱卷制度的重新設計預示著法庭在審理案件過程中對證據的證明力和證據能力都提出了更細致、更嚴格的要求。在未被證明有罪之前,任何人都應被推定為無罪的人。而證據則是證明被告人有罪或者無罪的最關鍵的一環,證據審查也是庭審實質化成敗與否最關鍵的一環。對卷宗分類研判有利于閱卷法官書寫證據目錄、也有利于裁判者全方位把握庭審。

1.閱卷法官預先閱覽審查全部案件材料

在任何刑事訴訟制度中,審前程序和審判程序本身的一個主要功能都是確認與法院判決相關的事實。證據對于傳遞與這些事實相關的信息是必要的。作為證據材料的重要載體,法院在收到檢察院移送起訴的案件時,需要及時審查刑事卷宗,作出立案或者不立案的裁定,如果案件有重大疑點,可以退回檢察院補充偵查。

接下來就要對全部的案卷材料進行篩選、排查。刑事卷宗包括訴訟卷宗和證據卷宗,對于訴訟卷宗,包括立案材料、被告人強制措施情況、技術鑒定材料及告知等程序性材料;訴訟卷宗顧名思義就是與案件有關的各種證據材料的集合,如被告人身份證據、筆錄證據、視聽資料證據等。通過庭前閱卷,審查是否有明顯的證據瑕疵,被告人供述是否前后一致,證人證言之間、證人證言與被告人供述之間是否有明顯矛盾之處??梢粤谐鲎C據清單,將有可能是非法取得的證據通過召開庭前會予以排除。

2.符合證據“三性”要求,獲得法庭準入資格

經過非法證據排除階段后,預審法官需保證進入庭審的證據材料都是符合合法性、客觀性、關聯性的標準,將庭前排除的非法證據材料退回公訴機關,將庭審筆錄及閱卷意見作為訴訟卷宗入卷。庭審法官需要從證據的三個維度進行把控,組織控辯雙方圍繞主要的證據焦點展開質證及辯論。庭審實質化對證據質量及證明標準有了更高的要求,要求法官加強責任,嚴格證明標準,堅持疑罪從無,防范印證的形式主義。

3.得到裁判法官的內心確信,作為定案證據

證據轉為定案依據是一個漫長的選擇和推理過程。庭審法官經過開庭程序已經對案件的基本事實有所了解,對證據能力也有了一定的把握,當然,也需要給予法官及合議庭一定的審查證據的時間,得到法官內心確信的證據需要具備證明力和證據能力。法律部隊每個證據的證明力大小強弱作出限制性規定,法律也部隊裁判者形成內心確信的理由作虎任何要求,對案件事實的認定完全交由法官、人民陪審員的經驗、理性和良心,根據其從法庭審判活動中國所形成的主觀印象進行評判。當然這里的“內心確信”不是一個完全主觀的概念,而是根據客觀嚴謹的標準:定罪量刑的事實都有證據加以證明,每個低桿的證據均由法定程序查證屬實,證據之間形成了證據鎖鏈且排除了合理懷疑,根據事實得出的是唯一結論。

(二)落實預審分離:充分利用審判團隊突破以往庭前閱卷模式

1.法官助理負責審查卷宗的證據材料,排除非法證據

早期就有學者提出,為了防止法官預判,需要預審法官和審判法官隔離,預審法官閱而不審;審判法官審而不閱。筆者贊同這種預審分離的設想,因為只有這樣做才能將卷宗與審判法官完全隔離,從根源上避免法官庭前閱卷產生預判。新的司法改革背景下,法官團隊配置為重新閱卷主體設計提供了便利。在司法改革的人員套改中,以天津市H區法院為例,審判團隊采取1+1+1”即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的配置模式,筆者認為,可以利用現有新的審判團隊去試行預審分離的設計,這樣一方面有利于解決案多人少的矛盾,另一方面在同一審判團隊下,經過預審和審判使得案件審理在程序上更有層次性、條理性,銜接性。法官助理首先閱看全部偵查卷宗,撰寫書面閱卷意見,組織召開庭前會議主持控辯雙方庭前交換證據,排除非法證據且要監督書記員做好庭前會議筆錄,記錄排除非法證據的全部過程,最后總結出案件爭議焦點提交給庭審法官參考。

2.裁判法官主持庭審活動,非法排除的證據不得再當庭出示

預審法官完成庭前閱卷后,裁判法官負責組織庭審活動,且只有具備合法外觀的證據才能進入庭審活動,非法排除的證據或是在庭前會議未出示的證據不得出現在法庭作為證據材料使用。法庭應該給予控辯雙方對于非法證據提出異議的時間和空間,?所謂時間就是要給予其控辯雙方一定的庭前調查期限,所謂空間就是允許控辯雙方提請召開庭前會議排除非法證據,當然召開庭前會議的時間也應當根據審限予以一定的時間限制,筆者建議以案件審限的三分之一期限為宜。

3.獨任或是合議庭作出判決,以當庭宣判為原則

為了避免法官庭下受到庭審之外的其他因素干擾,原則上應當庭作出判決。以天津市H區法院為例,筆者在裁判文書網上檢索三年以來的裁判文書共1007份,其中當庭宣判的裁判文書共115份,當庭宣判率為11.42%。筆者又檢索三年以來全國的刑事裁判文書共1615298份,其中當庭宣判的裁判文書共831份,當庭宣判率為0.5‰。從比例來看,H區法院的當庭宣判率已經高于平均水平,但當庭宣判率仍不樂觀。實質性庭審要求法庭審理階段實行公開的聯系審理,當庭審理,當庭宣判。實際操作路徑應該是法官助理完成開庭前的準備工作,通過閱卷排除非法證據,繼而為庭審法官準備好裁判文書的模板,裁判文書模板中含有案號、被告人的基本信息、強制措施情況、起訴書副本、立案日期、前科材料、移送贓款贓物情況等客觀材料,法官在查明事實得到內心確認后,以“填空”的刑事將被告人是否有罪、所犯罪名、判決主文及判項?填充在法官助理提供的判決書

?

(三)庭前閱卷影響前移:召開庭前會議加大對證據的審查力度

1.庭前閱卷為召開庭前會議提供新標準

《人民法院辦理刑事案件庭前會議規程(試行)》中關于構建科學的案件繁簡分流制度第一條第一項規定了人民法院可以自行啟動庭前會議,“人民法院適用普通程序審理刑事案件,對于證據材料較多、案件疑難負責、社會影響重大或者控辯雙方對事實證據存在較大爭議等情形的,可以決定在開庭審理前召開庭前會議”。對于被告人及辯護人提出召開庭前會議申請的,法院也可以召開庭前會議。法院如何判斷是否需要召開庭前會,需要通過庭前閱卷判斷,這樣庭前閱卷就會提前介入庭審活動,因為庭前會議也是庭審活動的一個環節,通過庭前閱卷,法院可以就管轄問題、社會影響力、證據材料等多方面因素判斷是否決定召開庭前會。因此,法院通過庭前閱卷是否決定召開庭前會也是庭前閱卷發揮啟動程序價值的一個方面,庭前閱卷為庭前會議提供是否召開的參考標準,且提高庭前會議的質量也能防止法官未審先判,二者相輔相成。

2.庭前閱卷應為庭審活動的附屬前奏程序

庭審實質化關鍵是證據的質證認證實質化,庭前閱卷的主要也是對證據材料的審查。我們一再提到需要進行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改革,實質上就是為了將被動接受的證據進行主動審查,通過審判權規范公訴機關和檢查機關搜集、移送證據的方式及移送的證據標準。通過庭前閱卷召開庭前會議完成控辯雙方的證據交換,強化法庭對公訴機關提交證據材料的審查。此外,還能夠及時糾正通過刑事卷宗顯示出來的偵查機關在偵查階段采取的各種違法或不適當的強制措施,篩選出瑕疵證據材料,提高證據審查質量及法院對整個案件的主導審判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中也規定,“庭前會議上,人民法院可就控辯雙方交換的證據梳理有爭議的證據;對于被告人及辯護人提出的申請非法證據排除,人民法院也應充分審查……”庭前閱卷與庭審活動銜接的出發點就是將庭前閱卷程序定位為庭審活動的前奏程序,而非自成體系的獨立程序。

3.庭前閱卷為庭前會議的召開主體提供新思路

如庭前閱卷主體與庭審主體分離,那么召開庭前會議的的主體與庭審主體必然分離?!缎淌略V訟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二款規定:“在開庭審理以前,審判人員可以召集公訴人、當事人和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對回避、出庭證人名單、非法證據排除等與審判相關的問題,了解情況,聽取意見?!钡菍τ凇皩徟腥藛T”沒有明確的規定必須是裁判法官,那么根據最新的司法改革的規定中,法官助理可以主持庭前會議,那么為了防止法官預判,庭前會議應由法官助理主持。這樣就為庭審實質化的完善起到了程序上保障的作用。在庭前法官助理已經經過閱卷及主持召開庭前會排除了非法證據,因此裁判法官在法庭上看到的證據材料都是符合合法性的,這就保障了防止庭審法官提前接觸非法證據,進而產生預判。法官助理提前草擬好閱卷意見,羅列證據,總結爭論焦點,提交給庭審法官。庭審法官主持庭審,根據控辯雙方提交的證據形成定罪依據,形成判決。

(四)改革上訴卷宗移送及審查制度,達到兩審法院閱卷制度統一

隨著庭前閱卷意見的改革及庭審實質化的推進,檢察院抗訴幾率會更大,加上被告人出于各種因素提起上訴,此時基層法院就面臨著卷宗移送至中級人民法院的問題。一旦出現上訴或抗訴案件,需要將偵查卷宗及法院訴訟的訴訟卷宗全部移送至上級人民法院??梢哉f,在中國的二審、死刑復核和再審程序中,實際上存在著一種對公訴方案卷的結構式依賴。無論是二審法院還是四星符合法院,只要通過閱讀偵查案卷筆錄來審查下級法院的裁判是否“確有錯誤”,就都可能按照偵查機關所提供的證據線索和內心確信,來形成其最終的裁判結論。因此卷宗移送、審查制度都需要達到兩審法院的統一才能徹底完成卷宗制度改革。

1.非法排除的卷宗材料不再向中院移送

庭審實質化的背景下,如果一審法院進行了庭前閱卷的改革,那么為了避免同樣的庭前閱卷使法官產生預判的問題“蔓延”至二審,應該將在一審過程中非法排除的證據退回檢察院,將不再移送至二審法院,但應該移送庭前會議筆錄及合議筆錄,筆錄里會及記錄排除非法證據的程序及評議。如二審法院通過閱看筆錄認為一審法院排除證據程序存在瑕疵,或是認為一審法院認定非法證據有誤,可以開庭審理,必要時要求一審法院重新補充移送案卷材料。

2.二審程序堅持閱卷法官與主審法官分離制度

我國的刑事二審程序審查案件通常有兩種方式,第一種做法是完全照搬一審,不管是抗訴案件還是上訴案件都對案件進行重復的審理;第二種是庭審主要就有爭議的問題進行審理。進行二審法院也要設立預分離制度,對于一審判決及庭前會議也要分開審查,這樣的制度設計出于兩點考慮:一是保證基層法官獨立的證據審查權及庭審駕馭權,為庭審法官踐行庭審實質化提供廣闊的空間;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防止非法證據有“還陽”機會,使一審法院對于排除非法證據所走的程序流于形式,白白浪費司法資源。

3.庭前閱卷責任的追究應與其他責任區分

庭前閱卷責任分為兩種,一種是實體上的,預審法官通過閱卷沒有發現實際上卷宗存在的問題,或者是將不該排除的證據予以排除;一種是程序上的,如預審法官與裁判法官沒有實現主體分離,或者是被告人或辯護人提出召開庭前會的請求預審法官無正當理由予以拒絕或是召開庭前會存在嚴重的程序瑕疵。由于一審法院的裁判法官不能接觸到卷宗,所以對預審法官閱卷行為的監督職能集散于當事人、訴訟參與人及上級法院。如果是實體上的責任,那么二審法院可以直接改判,不再將改判案件算作錯案;這是因為法官排除非法證據是有利于被告人的行為,符合刑事訴訟保護人權的理念;且證據判斷屬于專業知識的判斷,法官不對此負責。如果是由于程序上的瑕疵,那么應該撤銷判決,發回重審,這樣有利于督促刑事法官認真履行訴訟程序,在每一個刑事案件的審理中體現程序正義。

結語??????

刑事審判首要目的應追求程序正義。事實調查應來自法庭,舉證質證應來源于法庭,得出裁判結論也應來源于法庭而非來源于刑事卷宗。傳統的刑事卷宗中心主義模糊庭前閱卷與開庭審理的區分,使得二者都無法正確地發揮其功能。庭審實質化是新一輪的司法審判的自我革命,推行以審判為中心,絕不是以法院為中心,而是通過法院的審判活動及設立的審判規則、審判制度去間接影響和調整偵查機關和檢察機關遵循調查、取證的程序要求,繼而通過法院審判保障人權,彰顯司法公正。祈盼庭前閱卷制度與庭審實質化能有效銜接,二者相互促進,將各自功能發揮最大化。

(張單寧,天津市河北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法官助理


附件:

擬制“關于刑事法官庭前閱卷規則”?

為更好運行卷宗移送制度,提高閱卷效率,明確審判界限,防止法官預判,結合庭審實質化的要求,根據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及證據規則,制定以下閱卷規則。

第一條【立規目的】通過庭前閱卷整理案卷材料,為庭審提供實質化案件信息,方便裁判法官組織庭審,核實客觀證據,排除非法證據,保障庭審活動充實、有效。

第二條【閱卷主體】庭前閱卷由刑事審判團隊的法官助理完成,書記員輔助整理案卷材料,及時整理卷宗。

第三條【閱卷時間】庭前閱卷在案件受理后開庭審理前進行,簡易程序為立案后三日內閱卷;普通程序為立案后十日內完成閱卷。

第四條【閱卷內容】閱卷法官應全面閱覽公訴機關提交的全部案件材料,不得遺漏。閱卷法官如發現需要檢察院補充偵查的證據,有權自行決定向檢察院發建議補充偵查函,如發現可能影響案件公正審理的證據材料,可記載于閱卷筆錄當中,并召開庭前會議。

第五條【閱卷流程】閱卷法官通過閱卷后,需要退回檢察院的卷宗三日內退回,并書面寫明退回理由;閱卷后三日內決定是否召開庭前會,或是根據檢察院、被告人、辯護的申請決定是否召開庭前會議,書寫證據目錄提交給裁判法官,閱卷法官不得參與庭審,不得旁聽。

第六條【制作閱卷意見】閱卷法官應及時制作閱卷意見,筆錄上應載明閱卷時間、閱卷人、證據目錄、有無非法證據需要排除、排除的理由及依據、是否需要通知證人出庭、鑒定人及專家證人出庭,是否需要召開庭前會議。

第七條【閱卷法官庭前移送材料】書面閱卷意見不得移送給裁判法官,裁判法官不得詢問與案卷相關的閱卷信息,閱卷法官僅向裁判法官移送證據目錄,庭前會議?筆錄。

第八條【閱卷筆錄效力】閱卷法官應做好閱卷記錄,不得作假、遺漏;不得在開庭前與裁判法官商議討論案情,閱卷筆錄應詳實、客觀,與合議筆錄具有同等效力。

第九條【移送材料范圍】對于被告人上訴或者檢察院抗訴的案件,案卷移送應當由法官助理與書記員共同完成,對于排除的非法證據相關卷宗,不再移送至二審法院;如果二審法院對于一審法院非法排除證據的認定及排除程序存在異議的,可由二審法院的閱卷法官要求一審法院閱卷法官移送庭前閱卷的全部材料。

第十條【責任追究】閱卷法官應當按照規定履行法定職責,對于怠于閱卷、制作閱卷筆錄內容不全、應當召開庭前會議卻沒有召開庭前會議的應當類比瑕疵案件承辦人的責任追究閱卷人的責任。

?


?

 
責任編輯:管理員
老子影院午夜伦不卡中国文字,亚洲综合欧美在线一区,国产精品综合色区,日韩精品一在线观看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